作者/巩星

近日,国家网信办等4部委开展“版权专项整治”,包括抖音、美拍、西瓜视频、小影等短视频被列入重点,快手也成为重点监管对象之一。

可让快手糟心的事儿不止这一件,去年1月入职的首席内容官曾光明也在昨日(7月16日)曝出,7月初已经离职。

快手首席内容官离职,是曾光明的无情,还是平台的不挽留?-克里焦点网

曾光明的离职信

关于离职的原因快手官方没有公布,但业内熟悉曾光明的人表示,曾的工作更偏公关属性,况且,尽管曾之前是媒体背景出身,但互联网公司的内容主要是由用户上传,跟此前媒体人自身生产内容的工作性质还是相差甚远。

在担任快手首席内容官之前,曾光明是网易副总裁兼网站部总编辑。他是中国大陆第一代专业娱记,挖掘和培养了卓伟和冯科,着实是个媒体行业的“老炮儿”。

快手首席内容官离职,是曾光明的无情,还是平台的不挽留?-克里焦点网

曾光明

2016年是曾光明入行媒体第25年。就在这一年,他陷入了迷茫,在苦苦寻找解决媒体行业瓶颈后他发现“很多所谓传媒行业的变化,其实背后是技术的变化”。

在曾光明迷茫之际,工程师出身的快手CEO宿华也过得很痛苦:快手已成为日活数千万的国民应用,但公司形象却始终和低俗挂钩,没有专业的品牌和公关部门,外界根本无法真正的懂快手。

快手首席内容官离职,是曾光明的无情,还是平台的不挽留?-克里焦点网

2016年9月,曾光明和宿华在一个视频技术相关的论坛上碰到后一拍即合,两人感觉想做的事情是一样的。

“我的人生一直在做记录和传播,他在做记录和分享。他有这样的技术,而我有这样的能力。我们认为,可以一起去探讨记录和传播的边界和极限在哪里。”曾光明曾提到。

2017年1月1日后,曾光明辞去在网易的原有职务,十余天后宣布入职快手,成为快手合伙人并担任快手科技首席内容官一职。入职快手后,曾光明曾说:我不是快手的典型用户,但对一个记者出身的人,我做“快手”这份工作的时间已经很长很长了,言语中透露着自信。

但实际情况是,在曾光明在职期间,快手内容受到严格监管,且不时出现违反规定的内容。

快手首席内容官离职,是曾光明的无情,还是平台的不挽留?-克里焦点网

快手上14岁女孩发怀孕视频惹争议

对此,曾光明认为,“快手的大部分用户来自二线以下城市,最高学历低于高中,他们拍的东西在都市精英看起来很low,但是他们并不在精英的判断框架里。”

然而,这和宿华对用户画像的描述却大相径庭。

宿华一直强调的是快手用户的地域分布结构和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基本一致。“从城市的分布上,快手目前是一个均匀分布,用户数最多的城市分别是北上广深。

一位传媒界资深人士表示,去年12月,原北京青年报社总编辑余海波辞去职务,而后担任了快手的副总裁,从今年开始,余海波开始频频代表快手参加活动,这或许是取代曾光明位置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