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百度外卖的衣物,骑着饿了么的电动车,把美团外卖的盒饭送到客户手上……这样“和谐”的画面每天在路上随处可见。这是当下共享经济大热时才会出现的景象。在尝到了共享经济的甜头后,中国的创业公司纷纷开始了自己的众包模式创业。然而,创业的喜悦冲淡了随之而来的风险……

共享经济大潮来了

共享经济是人们有偿公平地共享物力人力等社会资源,彼此以不同的方式付出和受益,从而共同享受经济红利。仔细回想,共享经济并不是一种全新的经济形态。早前的黄包车夫、人力车夫都属于众包模式下的一环。所以,共享经济发展到出租车行业,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情。移动互联网越来越火,让大家重新关注到了共享经济。这时候,你会突然发现,共享经济正经历着从平台共享到用户共享到产品(或服务)共享的变迁。

除了文首提到的外卖O2O京东到家、58到家,甚至垂直细分领域创业都开始拥护共享经济,上门美甲、上门按摩、上门洗衣等,这类公司包括河狸家、e袋洗、小猪短租、快应、烧饭饭、妈妈的菜、蹭饭、跟谁学、在行。

共享经济的拥趸者说,共享经济大有颠覆传统消费模式之势,“未来经济是共享的”。

共享经济是否真是如此美好?

一篇《河狸家搅乱了我家小姑娘的心》在朋友圈疯转并登上各大头条。一位传统美甲店店主向这位作者诉说自己的遭遇:沦为代河狸家给美甲技师交社保的工具。这个店主说:“之前一个月3000-5000元的美甲师,突然能月入好几万,这是怎样的概念?她们现在不能适应实体店的生活,觉得有管理,要上下班,而且工资低。顿时觉得自己高大上了……看不上所有实体店了……因为河狸家冲击,所有实体店都在做活动。连过去的高端顾客也在看价格了,变得更挑了。”

同时,加入河狸家的技师也有怨言:“每人发一个30斤重的拉杆箱,一旦有人下单,公司会通知你去上门服务,这些单子天南海北,河狸家的技师就拉着这个箱子天南海北地跑。很多时候到了小区还常常不让进,好不容易进去又找不到具体地址,找到了客人可能还不在家,就这样什么都没有干,就已经累得不行了。”

平台上人员的收入也不稳定,阶层分化极为明显。对外宣传月入最高能到1万多,但实际上大部分人最多也只有七八千。这还得算上平台给的补贴。一旦补贴停止,收入立即下降。

“这根本不是解放手艺人,是让手艺人尊严扫地。”他愤慨地总结。

各方的抱怨并不是说众包模式不好,本质确实服务行业是否适合众包模式。

服务众包是掩耳盗铃

从古至今,服务人员没有众包的先例,就连菲佣也是需要经过长时间严格的培训才能上岗。一旦你的服务人员不受你的约束,你的服务必定是做不好的。

笔者曾经叫过e袋洗的服务。收送人员与笔者电话联系后,约好地点,到了地方后,他不说根本不知道这个长得五大三粗,光这个头的男人就是要来收衣服的。因为e袋洗是按每袋99元计算的,这位服务人员不管三七二十一,将笔者的西装一卷就塞了进去……这样的服务看着都让人害怕。

一位就职于一家洗衣公司的一线众包人员描述与自己一起干活的“同事”:像他这样的小伙来做众包非常少见,大多都是大爷大妈,骑一辆自行车,去客户那里取了东西丢在家里杂货间、过道旁边,有时被他们的孙子孙女拿了到处玩,弄脏了弄坏了就跟公司说取件时就坏了。“有些东西用户从外观也看不出差别,也就过了。”

“我自己虽然做这个事儿,但我从来不用我们的服务。”

为什么海底捞的服务受到大赞,正是因为海底捞的老板能够凝聚他的服务人员。有传言说,老板将他们的食宿安排妥当,为他们找专门洗衣服的人员,每月为服务人员的老家打钱……有了归属感,你的服务人员必然会将自己的能量转化到服务上。

众包模式重重问题亟待解决

美国家政平台Homejoy在宣布关闭之前就受到质疑:服务众包=违反劳动法?一个人在一个平台每天连续工作8小时,是其主要经济来源,他算这个平台的兼职员工还是全职员工?平台是否该为他购买他应有的劳动和社会保障?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些靠众包服务模式生存的公司,就算发展2年,受劳动保障的全职员工不过200-300人,旗下号称规模上千的众包服务人员全数没有任何保障。

同时,采用众包模式也风险重重。服务众包人员提供的服务的安全性,成为埋藏在用户体验里的一颗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爆发。在一些特定行业要求从业人员具有某些资质,比如食品领域要求从业人员提供健康证明,证明自己不是乙肝、艾滋等传染病的携带者;比如上门按摩领域要求从业人员提供技术资质。而最低的要求,是提供服务人员精神健康,不会对用户造成攻击。

近年专注于O2O投资的某知名投资人透露服务业类的众包公司存在用户安全问题。“服务众包的从业人员,80%存在对用户造成不安全的因素,而且平台对兼职人员的低束缚让平台根本无法管理他们。”

服务业的众包模式并未能让用户真正受益,而一位法律界人士则从专业角度指出,服务众包模式对于企业的长续发展来说,更是一颗毒瘤:“一、众包之后服务商的服务质量无法达到公司的要求,产品质量难以管理,引发消费事件,影响公司声誉,或导致公司被行政处罚等。

二、某些行业需要经营资质,而众包服务商可以无法满足相应的资质要求,或者根本不具备相应资质。三、众包服务人员用工方式多种多样,公司可能难以直接进行管理,出了问题也不太容易追究责任。四、众包服务商可能侵害公司知识产权。五、众包服务商冒用公司名义,或者超出公司授权范围实施违法行为。”

试想一下某一天,来你家收要送洗衣服的邻居大妈八卦地问你:“小姑娘,今年都30好几了,怎么也不找个固定的男朋友啊?”这个时候,你是不是会很崩溃?有没有一种隐私被窥探地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