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即将投身 Facebook 怀抱,IT 小鲜肉如何讨得“灰贵妇”欢心?-克里焦点网

令人找不着北的纽约时报2015年第一季度财报墨迹未干,美国东部时间5月1日,华尔街日报又曝出新闻,一项名为“Instant Articles”,Facebook 与纽约时报等在 Facebook 本地发布新闻的合作计划接近于达成,最快将在5月开始实施。“灰贵妇” 纽约时报即将投身IT小鲜肉 Facebook的怀抱?

这段“绯闻”在美国东部时间2015年3月23日,由绯闻主角纽约时报正式披露。纽约时报当时的报道说,Facebook 向众媒体机构提出直接在 Facebook 发布新闻而非内容链接的计划,引起了业界的喧哗。

在焦点中国作者杰罗姆看来,对于新闻业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新兴技术平台对于媒体机构的熊抱,意味着新媒体生态的一次剧烈蜕变。

纽约时报3月23日的报道称,Facebook 与众媒体间的谈判已经接近尾声,即将成行。不过,一个多月过去了,在业界一片反对声浪中,这个计划似乎按下不提了。不过,马克·扎克伯格看来决不会因为有人反弹,就放弃自己的战略构想,或早或晚,在 Facebook 的围城中,建立属于 Facebook 的媒体花园的蓝图一定会实现。

那么,对于纽约时报来说,这项“即时文汇”计划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纽约时报即将投身 Facebook 怀抱,IT 小鲜肉如何讨得“灰贵妇”欢心?-克里焦点网

任何武断的预言与结论都显得苍促而轻率。但是,基于2015年4月30日纽约时报公司发布的2015年第一季度财报,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合作,对于纽约时报来说,有许多无奈和无聊。

2015年4月30日发布的这份季报并没有多少新闻价值。但是,如果Facebook的“即时文汇”计划真如华尔街日报所说的在5月间成行,那么,这份季报很可能成为纽约时报“最后的季报”,成为其传统商业模式下季报的绝唱。纽约时报的固有商业模式将经历巨大的变迁,甚至走得更远,比如,完全投入 Facebook 的怀抱。因此,我们有必要认真地来研读一下这份季报。

这份季报显示,数字业务已经成为纽约时报未来的诺亚方舟。但是,这个被称为“灰贵妇” 的传统报业巨头,正在被放肆地展露肌肉的 Facebook 引诱。参加 Facebook 的盛大派对,交出自己对网络内容、广告的部分控制权,还是拥抱寂寞,艰难前行,直面并不确定的未来?从这份季报中,我们找不到答案,只可以看到无奈。

当季净亏损1400万美元是这份季报的基础数据。净亏损1400万美元,并不是什么大数字,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看点在于构成这个数字的其他许多关键数字。你可以通过这份季报找到信心倍增的理由,也可以通过这份季报,进一步看衰纽约时报。你所需要的东西,全有。不同的只是如何解读。下面四组关键数据值得关注:

一,在这个季度里,时报公司共增加了4.7万新的数字订户使数字订户总数达到了95.7万,比2014年第一季度增加了20%。有人因此推断,2015年,纽约时报数字订户突破100万,板上钉钉。这是一条非常正面的信息,虽然,数字订户这个概念并不十分明确、精确,这个订户数是指纽约时报电子版的订户,还是包括了电子版及其它一些数字产品的订户?这对于判断纽约时报付费墙的进展十分关键。纽约时报的信息显示,这是自2012年第四季度以来增长最为强劲的一季。

二,这个季度的数字订阅贡献了4600万美元的收入,比去年同季增长14%。

三,纽约时报公司总收入比上一季下降了1.6%,为3.84亿美元。其中发行收入增加了1%,这得益于报纸的到户投递费用提价,提价收入对冲了报摊零售收入的下降。

四,当季数字广告收入增加了11%。但是,占据较大份额、拥有较高毛利的印刷版广告同样下跌了11%,对冲之后,纽约时报的广告总收入下跌5.8%。

上述数据显示,纽约时报数字用户数、数字业务收入都在持续增加,印刷版发行量与印刷版收入都在持续下降。这种趋势看起来还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纽约时报没有提供当季数字订阅收入与数字广告收入之和,是否已经成功地覆盖了其数字业务的所有开销。纽约时报曾在上个世纪末组建了完全独立的时报数字公司,试图在纳斯达克泡沫高潮时冲关上市,但事与愿违,泡沫破裂得比预期快,上市计划破产。因此,目前纽约时报的数字业务部门,仍然是这家公司的下属部门。人们一直十分好奇,纽约时报数字部门能够养活自己吗?如果现在还不能,什么时候可以?以印刷业务与平面广告收入来长期供养数字部门,看起来显然已经勉为其难了。

但从这份最新的财报中,你能期待什么呢?

数字业务的贡献,能够最终超过印刷业务,撑起半边天吗?真不好说,纽约时报CEO马克·汤普生4月30日在说明业绩的时候,也躲躲闪闪,并没有给出具体的定心丸。

纽约时报即将投身 Facebook 怀抱,IT 小鲜肉如何讨得“灰贵妇”欢心?-克里焦点网

更关键的是,纽约时报成长中的数字业务商业模式,即将经受“即时文汇”计划的致命冲击。他们有能力对Facebook说不吗?他们能够承受不参与Facebook发起的这场游戏的后果吗?而如果参与,那么,纽约时报目前渐有起色的网络收费墙模式以及本地网络广告模式,将不得不有所改变。纽约时报赖以生存的新闻报道内容在纽约时报网站收费、在 Facebook 上免费双轨并行,匪夷所思。

或许,2015年第一季季报,是我们可以看到的纽约时报最后一份传统的季报,下一份季报呈现的收入结构可能将发生重大的变化?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即时文汇”方案在2015年5月实施,那么,纽约时报通过Facebook结算的广告收入将大幅增加,由于失去了Facebook外链导流的巨大流量,纽约时报网站流量及相应的网站广告收入将会大幅下降,数字订户的增长势头,可能戛然而止。

因为,那时候,Facebook 的14亿用户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在 Facebook 上免费阅读纽约时报的内容。“即时文汇”计划对于纽约时报印刷版的发行、印刷版广告拓展没有什么积极的影响,对于纽约时报的希望之星 —— 数字订户的增加、数字广告的增加,也没有什么可以预期的加持。恰恰相反,“即时文汇”计划将对所有这一切构成负面的冲击,换来的,只是纽约时报在牺牲自己对于在线用户数据的完全控制的前提下的、并不确定的来自 Facebook 的广告收益。这份莫须有的收益大到纽约时报无法拒绝吗?FacebooK 可能给出的保底数字会有多大?

纽约时报的这份季报本身以及纽约时报管理层对此项可能的重大变故均没有特别的说明。

从这份季报,看不出纽约时报“与魔鬼交易”的充分理由;也看不出纽约时报我行我素独立前行的底气与本钱。

有记者曾在不同场合反复追问 CEO 马克·汤普生关于 Facebook 的话题,汤普生坚持顾左右而言他。但在扯与 Facebook 无关的一个话题时,这位CEO却说漏了嘴。他说,哪家媒体承受得起不与 Facebook 合作的代价?他的原话更为经典:参与那个游戏,有风险,是的。但是,“置身那个派对之外,有危险。”

纽约时报即将投身 Facebook 怀抱,IT 小鲜肉如何讨得“灰贵妇”欢心?-克里焦点网
纽约时报即将投身 Facebook 怀抱,IT 小鲜肉如何讨得“灰贵妇”欢心?-克里焦点网
纽约时报即将投身 Facebook 怀抱,IT 小鲜肉如何讨得“灰贵妇”欢心?-克里焦点网

显然,马克·汤普生先生十分清楚自己该怎么做。至于这样做究竟对不对,那就不好说了。时间会解除所有的疑虑。

我们期待着纽约时报的下一份季报,好奇那是一份与此前大同小异的季报,还是一份数字业务剧变从而呈现纽约时报变革方向的季报。这个实验,值得以显微镜来检视。

当然,也存在另一种可能性。就象纽约时报2015年3月的完整报道,以及更早的在2014年10月由纽约时报著名记者戴卫·卡尔披露的“传闻”一样,华尔街日报的这次报料,可能只不过是 Facebook 刻意进行的一场吹风会、心理战,只不过是为了这项计划的逐步推进与真正实施暖场。参与这场游戏,有风险;不参与这场派对,有危险 —— 当这样的认知成为美国新闻机构高管的共识时,Facebook 游刃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