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7月末的ChinaJoy(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还有一个月,几个游戏大咖群里总有人发出类似的感慨:整个6月都没看见这个游戏业界一年一度的盛宴,有什么消息,看来游戏产业真的没落了,大家都去玩共享单车和直播去了。

辣条也妄想做游戏?共享时代的游戏不仅仅是吸粉-克里焦点网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

新著有《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

诚然,在新世纪开始盛行了十余年的游戏产业,一度是整个互联网行业的代名词,至少在盈利角度。也就是2010年以后,才开始被接憧而来的团购、互联网+、众筹、IP、直播和共享等新词汇和新产业蓝海所淹没。但不能不说的是,它依然还是互联网行业里最赚钱的领域,之一。

这不,当众多线上线下的企业忙不迭的宣布和“共享”二字联姻,共享单车、汽车、篮球、雨伞、充电宝等一众新共享经济纷纷亮相。甚至连乐视都在前不久发布了一款共享电视。当然,买了电视的肯定不欢迎别人来自己家看电视,一来不是1980年代的光景了,二来一般也没谁会来蹭电视看。本身,这款电视就是黏住用户来打开电视来设定这个“共享”噱头,目的是和在客厅里把人从手机上拉回来。

但也别说游戏行业落寞了。这不,就在6月中旬,一家做辣条的企业跳了出来,高调发布了一款名为《卫龙霸业》的游戏。光是看这款游戏的宣传语,就十足的辣眼睛:比贪吃蛇更多场景,比俄罗斯方块更炫特效,比王者农药(荣耀)、阳阴师更快升级的战争手游的革新大作。

辣条也妄想做游戏?共享时代的游戏不仅仅是吸粉-克里焦点网

好吧,真心很高大上的宣传语,但仔细一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比贪吃蛇场景多,贪吃蛇就1个场景,您只要有2个就足够了;比俄罗斯方块更炫,您奈何一定要和1980年代的像素级掌机游戏比技术含量吗?至于升级更快,那只是意味着玩着容易,抛掉更快。

结果呢,这款游戏果然没有在各大应用商店上架,而是出现在了公众号跳转的H5页面上,至于那画风,果然和宣传的差不离。

而且还有个小插曲,一些“慕名而来”的玩家发现不怎么容易登陆进游戏,然后官方很高调的宣称,玩家太多,服务器崩溃了。

这就是一场营销级的游戏发布,正如该公司一贯风格,如辣条版无间道广告、苹果风广告等,目的都是让公司的品牌更为人所知。至于好坏,无所谓,毕竟最后目标受众体验的是一款辣条的口味,而不是一个游戏或广告的体验。

类似这样,假游戏之名进行营销之实的玩法,在所谓传统企业跨界游戏圈过往中,并不鲜见。而且因为智能手机和H5小游戏的盛行,变得更加高频。

无他,过去想要跨界,自己真正开发一款客户端游戏太麻烦,大多会采取资源互换的方式,比如饮料喜欢在包装上印个游戏的激活码,来让用户体验增值服务。这里最成功的,就是2007年魔兽世界与可口可乐的合作,据说那一年的网吧里,可口可乐成了魔兽玩家钦点的饮料。

辣条也妄想做游戏?共享时代的游戏不仅仅是吸粉-克里焦点网

现在,H5小游戏一天即可开发的大环境下,加上各家企业的公众号都吸粉无数。于是乎,不依赖游戏公司自行跨界的事情也就多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依然不是来做游戏的,而是专心做营销,蹭热点而已。

只是,这样“耍猴式”的营销,玩多了,真的好吗?(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7年6月30日《乐游记》专栏1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