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啊?b站还能看不?这年头,这么有良心的视频网站不多见了!”

今天,一则“哔哩哔哩影业遭大股东200万清仓”的消息刷爆社交网络。由于众多心系b站的小伙伴对于b站和哔哩哔哩影业(为b站与尚世影业在2015年合作成立的影视公司)傻傻分不清楚,以为是站本体被金主霸霸抛弃,再看截图上公司盈利都是负的,一时间哀鸿遍野。

200万转让45%股份,哔哩哔哩影业为什么做不下去了?-克里焦点网

其实,这只是5月22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网站挂出的一则转让公告,哔哩哔哩影业(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哔哩哔哩影业)的最大股东尚世影业,将其占股的45%以200万元人民币全部转让。

200万转让45%股份,哔哩哔哩影业为什么做不下去了?-克里焦点网

娱乐资本论联系到b站方面,对方给出的回复是:目前针对此事不予置评。尚世影业方面则以相关负责人在国外出差为由,婉拒了采访。

不过据相关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对于尚世影业200万低价转让股权,是双方共同协商后的结果,经过一年多的合作试水,b站方面对影业发展“有了更为特殊的要求”,此番转让后,哔哩哔哩影业将由b站独自运作。

其实此前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b站更适合在ACGN领域开拓自己的盈利途径,比如游戏业务,这两年就做得风生水起,但反观与二次元隔了好几座山的旅游业务,似乎已经完全独立运作。这一次,b站要如何调整自己的影视化之路?

影业投资电影口碑不错,

但票房不佳

工商信息显示,哔哩哔哩影业成立于2015年11月23日,运营至今还未超过两年时间。期间,哔哩哔哩影业参与联合出品的电影项目有《神探夏洛克特别篇:可恶的新娘》、《我在故宫修文物》、《精灵王座》和《我叫MT之山口战记》,这几部作品质量口碑都不错,但票房表现却并不理想。

200万转让45%股份,哔哩哔哩影业为什么做不下去了?-克里焦点网

以《我在故宫修文物》为例,b站上爆红,票房成绩却只有645万元。为什么观众愿意在b站点击观看这部作品,却不愿走进电影院消费呢?

显然,b站上UP主的独特文化促成了这一现象的出现。UP主使用纪录片的素材,剪辑成各种元素混杂的视频资源,对作品进行了重新解读,这让很多年轻用户对传统文化产生了新的认识。

但有不少用户表示,他们愿意在视频网站上观看和小伙伴一起交流,如果进电影院看就不是那么有意思的一件事了。一定程度上,受二次元用户属性的影响,要真正转化成实际的影院消费者可能还有一定难度。

据此前的公开新闻,双方合作是基于b站在年轻用户中的社群文化影响力,整合尚世影业在影视剧策划、制作方面的能力,共同开发专门针对新生代群体的影视作品。而b站则利用在弹幕数据、用户爱好等方面进行分析为影视剧的研发提供方案。

200万转让45%股份,哔哩哔哩影业为什么做不下去了?-克里焦点网

这样看来,哔哩哔哩影业的电影项目,站很大程度上只是通过数据为项目的策划和宣发提供依据,并不是实际参与投资制作。如此,哔哩哔哩影业不论是要拓展二次元以外的影视剧业务,还是想要赚钱恐怕都比较困难了。

而另一边,尚世影业与b站合作的最初设想,可能也是希望制作出更贴近90后、00后年轻群体的影视作品,但目前来看双方的业务融合并未显现,尚世影业参与的影视项目,诸如《最终幻想15》、《求婚大作战》等,也没有得到b站用户的青睐。在小娱看来,要突破二次元用户的次元壁并非易事。

游戏板块成效显著,

b站或该在优势领域小步快跑

此次股权转让,难免让业内想到二次元变现难的问题,尤其是以Ab站为首的弹幕网站。

此前,b站设置VIP大会员付费制度,遭到粉丝用户的强烈反对,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把这一新制度取消了,改成会员积分兑换制度。另外,b站董事长陈睿还曾因为“贴片广告风波”现身知乎道歉。可见,二次元弹幕网站纯粹性和平台商业化需求之间还存在比较大的矛盾。

不过b站的盈利模式正在逐渐变得清晰。平台广告,会员付费和用户“自愿捐款”,电商都是比较常规的模式,b站还开始了一些线下业务,比如演唱会、日本ACG旅游等等。

其中,游戏成为了b站的一条变现捷径。以陈坤代言的手游《Fate》为例,这款游戏首先满足了b站二次元用户对游戏的高要求,同时也面向了更加广泛的普通用户。2016年9月上线,《Fate》最高曾达到8000万流水,去年在畅销榜上超过了《阴阳师》,甚至还在今年5月份畅销榜上超过了《王者荣耀》。

此前b站董事长在接受娱乐资本论采访时表示,b站花费了很大精力来培育这个游戏IP,做大这个IP,也希望通过这款游戏带动玩游戏的黏性用户可以到b站来看动漫。

200万转让45%股份,哔哩哔哩影业为什么做不下去了?-克里焦点网

值得注意的是,据2016年动漫产业大数据报告分析,近年来,Ab站等垂直渠道受到青睐,活跃度也逐步超过传统渠道。

比如二次元用户更容易在垂直渠道抱团,可以更快地接触到目标用户和高品质的用户,留存率和付费表现都要优于传统渠道。比如b站此前与台湾弘煜共同研发并独代的《幻想战姬》,7日留存达到62%。

200万转让45%股份,哔哩哔哩影业为什么做不下去了?-克里焦点网

也就是说,b站将可以通过这些特色优势在游戏领域取得不错成绩。众所周知,游戏是来钱最快也是来钱最多的。

相比之下,与ACGN有些距离的线下旅游业务并没有如火如荼。去年中旬,b站宣布分拆旅游事业部,进行单独融资,于是原本主打赴日定制游的bilibiliyoo变成了“银河漫游指南”,与b站保持相对独立。因为CEO傅京南发现,“继续留在b站内无法帮助其推出一款定位中高端定制游的产品,毕竟,b站未来要拓展的旅游服务,和其站内的二次元文化并不相符”。

再回到此次哔哩哔哩影业股权转让一事来说,在娱乐资本论看来,既然b站和尚世影业双方并没有在此次合作中达到预期的成绩,“散伙”可能是一件更加明智的事,b站将哔哩哔哩影业收入囊中,也许反而可以制定更为明确的影视化之路。

当然,这也并非易事。就拿和b站几乎同一时间成立中二少年影业的A站来说,公司注册之后也并未有任何实际动作,代理运营游戏却是一直在推进,而且成绩都不错。Ab站想要在二次元领域之外,拓展新的影视业务和其他更多独立业务,可能还将遇到更多挫折。

剔除一些并不擅长的业务,在优势领域轻装以及精装上阵,b站可能会走得更快一些。

作者/陈梦茹编辑/曹乐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