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的优雅》影评:重要的不是死,而是我们死的那一刻在做什么-克里焦点网

法国影片《刺猬的优雅》讲述了一个高级公寓里发生的故事。这所公寓里住的都是上层社会的人物,他们有着光鲜的外表和显赫的社会地位,却过着虚伪、荒诞的生活。而真正精神世界十分丰富的,却是丑陋的门房米谢太太和十一岁的天才小女孩芭洛玛,她们各自躲在各自世界的角落里偷偷的享受着自己优雅的精神生活,对外界却带着刺一般的抗拒着。

《刺猬的优雅》影评:重要的不是死,而是我们死的那一刻在做什么-克里焦点网

刺猬坚硬多刺的外表下,是身体柔软的部分。米榭太太和芭洛玛都是这样优雅的刺猬,在外人看来的冷漠、奇怪正是她们坚硬的刺,而触碰到她们柔软部分的人,正是新搬进来的小津先生。用他的细腻和博学,发现了两人刻意隐瞒的独特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

关于美与丑,早在十七世纪,法国大文学家雨果就在他的名著《巴黎圣母院》中讨论过,他通过书中敲钟人卡西莫多、大主教克洛德、骑兵队长菲比斯三人的对比,表现了卡西莫多内心纯净的美。本片在此观点的基础上,进而讨论了内在美的形式,即外在美只是流于表面的外在装饰,而内在的修养所散发的气质才能展现真正精神上的美,而这种美,就是影片所要表现的“优雅”。

影片的结构上,是以芭洛玛的“自杀计划”和小津先生的到来两条线索展开的。小津先生的到来,串联起来了芭洛玛和米榭太太的生活,他的出现消融了米榭太太的孤独冷漠,也逐渐淡化了芭洛玛对死的执着。但谁也不知道死亡和明天哪个先来。就在芭洛玛的自杀计划接近实行的时候,就在米榭太太重新感悟到交流所带来的乐趣的时候。米榭太太却因为交通意外而失去了生命。可生命本就是这样,有的人不爱这里的生活,想结束生命;有的人刚刚爱上了这里的生活,却偏偏死了。诚如影片中芭洛玛的名言:

重要的不是死,而是我们死的那一刻在做什么。而米榭太太,您死前在做什么呢?你准备好要爱了。

影片在场景的设置的处理上,借鉴了室内剧电影的元素。

室内剧电影是二十年代出现在德国的一种与表现主义电影相对立的电影。它抛弃了表现主义电影惯用的鬼怪和疯子的主题,而以社会上的小人物如铁路工人、店员和女仆为对象,描写他们的日常生活和环境。

故事发生在一幢高级公寓内,主线几乎都是在这幢公寓内完成的。在影片的景别设计中,也通常使用小景别在展现人物的细微之处,甚少给出一个开阔的大全景来展现整个巴黎的面貌。芭洛玛的屋子和米榭太太的屋子都是很封闭的,甚至米榭太太的书房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只有微弱的台灯灯光的暗室。导演有意在借用一些德国室内剧电影的元素,来使影片内容紧凑、完整,并通过室内这一封闭的空间设定而表现上层社会的虚伪、市侩给米榭太太和芭洛玛所造成的束缚和压抑。

《刺猬的优雅》影评:重要的不是死,而是我们死的那一刻在做什么-克里焦点网

人物设计方面,米榭太太的房间总是一个色调很暗的空间,而米榭太太也通常只会穿一些深色的衣服,在与人交流中显得很不自信,在构图上几乎不超过画面的三分之一,总是躲在一个暗色调的角落里。芭洛玛的造型处理上主要是蓬乱的头发与纠缠不清的眼镜,芭洛玛多次把眼镜从头发纠缠当中扯出来。导演这样的设计显示着她与周围虚伪的规矩格格不入。小津先生则是以一副热情有礼、观察入微、博学多才绅士形象出现的,它本身象征着东方文化,与本片中象征西方文化的两个女主人公的交流、碰撞,产生了东西方文化上的融合。

影片中镜头语言的最大特点是主观镜头的运用。芭洛玛想在自杀前拍一部电影,拍一部生命为何如此之荒谬的电影。芭洛玛拿着自己的DV机到处拍摄,在影片中则使用主观镜头的方式表现,主观镜头使用摄影机代替观众的眼睛,使观众直接目击、参与和臆想影片中的其他人物的所观所感。

《刺猬的优雅》影评:重要的不是死,而是我们死的那一刻在做什么-克里焦点网

此片中由于摄影机同时又代替了芭洛玛的拍摄DV机,所以,此片中的主观镜头既是观众的主观视角,又是影片主人公芭洛玛的主观视角,芭洛玛同样通过自己的DV机来观察记录周围的人和生活。这样的处理拉近了观众与影片中人物活动的距离,迫使观众参与到影片人物的生活及故事情节中。DV机拍摄的部分画质显得不清楚,有一定的抖动,在芭洛玛自拍时人物在摄像机画面内的位置也稍显不当,这一系列的问题显得影片更加真实。

芭洛玛在自己电影的拍摄过程中经常透过水杯来拍摄家庭中的人物,这样的人物表情和身形都会显得夸张,这从一定意义上借鉴了一些表现主义电影的元素,通过这些夸张的人物脸谱来表现芭洛玛眼中家人荒诞、市侩、虚伪的生活状态,从而展现主人公芭洛玛所处的与之性格不融的生活环境。

另一个典型的主观镜头出现在影片结尾米榭太太在被车撞倒后,导演采用了一个米榭太太倒在地上的主观镜头来观察周围人对于她自己意外死亡的反应和表情,这是一个超乎常理而又匠心独运的角度。

《刺猬的优雅》影评:重要的不是死,而是我们死的那一刻在做什么-克里焦点网

影片的故事性并不是很强,没有明显的高潮和结尾,只是讲述了几家人的生活观念和生活态度,并通过他们之间生活方式和态度的对比向观众解释了一个一个词——优雅。

“重要的不是死,而是我们死的时候在做什么”。影片用了简单的生活做外壳,向人们展示了宏大的人们的精神内核主题,表现了法国人高尚的生活情操和生活态度,向我们阐释了对生命价值的考量,以及对美与丑的外在和内在的判别标准。影片中还表现了以日本、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化和以俄罗斯文学、奥地利音乐为代表的西方其他文化与法国文化的交流。

优雅与富裕不同。有些人穿着光鲜亮丽的服装,高谈阔论着政治、经济,而自己本身毫无修养;有些人虽然相貌丑陋、身材肥硕、脾气古怪,但隐藏在外表下的却是一颗细腻、博学的心。前者如芭洛玛的父亲,后者如米榭太太,一个道貌岸然的高大,一个真正的精神上的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