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气氛依旧笼罩硅谷,寒冬下的投资人正作着什么打算?-克里焦点网

焦点中国注:文章出自tech investor news,原文名为《Tech ‘Fear Mode’ Here to Stay Even After Stock Market Calms Down》,焦点中国翻译。

由中国触发的全球经济下滑,直接引发了硅谷的一阵恐慌,每个人的脑海中都盘旋着这样一个问题:“这股可怕的飓风会持续席卷科技创投市场吗?”

我跟不少投资人、创业者们聊了聊,他们给的答案都是 ,yes。他们表示,即使是在这次股市还没有震荡前,投资人们的动作意向便已经趋于保守了。不管股票市场的光景如何,一场科技市场的修正势在必行 ,这些人说道。

“硅谷有两种模式,恐惧模式与贪婪模式。”Khosla 基金的投资人,同时也是 PayPal 和 Square的前负责人的Keith Rabois如是说道,“我们已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处于贪婪模式,现在,正切换至恐惧模式,”他指出,最近一次的科技低潮还是发生在2008年,而就连那次,也并未持续太长时间。

但这一次,情况不同了。没人能找到这次震荡的导火索,但他们提到,能成功在企业被收购或IPO时退出的投资者越来越少,企业的估值被不断吹高,股票市场下行趋势缓慢。Homejoy关门了,Quirky融资步履艰难,而这两家公司背后都有财力雄厚、受人尊敬的风险投资人在支持。这些因素汇聚在一起,最终导致此次席卷整个科技行业的市场震荡。

一家近期获得融资的公司告诉我,Uber投资人Bill Gurley警告曾投资人,要重视企业的盈利能力,而非只看它的预期成长“在过去几个月,很明显的是,投资人对你公司的单位经济效益,以及你将如何在经济低谷期转变支出策略这些事情产生了更为强烈的兴趣。”一位创业公司的创始人这样跟我说。他的公司在最近获得了1亿美元的融资。

Homejoy和Quirky面临的困难是,“你得让人们想明白一个问题,‘如果我给你们投资了,那么在我之后谁会给你们投资?’”投资人Smeil Shah说道,他正运作着自己的投资基金。

风险投资其实是一场心理战,特别是对于那些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的公司而言。获得投资只要都是凭投资人的直觉,以及对创始人能力的信任,对收益和商业模式则缺少关注。一位投资人对“拍脑袋决策”很是不满,因为他最近已经为这伤透了心。

“投资人是会互相交流的,”Shah说道。“恐惧和兴奋很快就能在这个圈子里传播开来。”

在我对话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中,这种情绪普遍存在,即便是在公开市场稳定后,也看不到改善的迹象。

Greylock投资公司的合伙人,在Meerkat和Medium担任董事的Josh Elman说,尽管他不会放慢投资的脚步,但他仍建议创业者要比以往更加深入地思考他们的模式。“对公司而言,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事,特别是在当下这个充满不确定因素的时期,创业者要找到让他们的生意可持续发展的关键点,不应总是幻想着撞大运。”他说道。

包括Elman在内的三位投资人指出,那些增长能力强的公司仍会继续被风投追捧。然而,其他公司则要面对更艰难的谈判,特别是在公司估值的问题上。

“公开估值和私募估值总会有巨大的落差,”来自Sequoia投资公司的Alfred Lin说道,他现在是Airbnb董事会的一员。

其他人都同意他的说法。一位风险投资者告诉我,这次公开市场的震荡,给了投资人一个“理由”,他们现在可以更谨慎地为公司估值了。一些人相信,私募市场的估值也将随之降低。

这也是我们向共有基金和对冲基金的“玩票”投资人,以及那些被市场泡沫吸引而来的公司创始人说再见的好机会。投资人们普遍认为,随着情况越来越糟,只有坚守承诺的玩家才能坚持到这场游戏最后。

“市场低迷,可能恰恰是开公司的最佳时机,”Lin说。“在所有的‘玩票’投资人离开后,你会看到一批真正的创业者,踏实的员工,务实的投资人,他们希望在这场游戏中走得更远。”